关于新的技术产业(除了Amazon以外的任何技术), Kubernetes和Cloud9让我们明白了什么


【编者的话】本文主要通过联盟理论分析技术产业的发展。

了解技术产业的一个有用的观察切入点是联盟理论。特定的供应商在任何给定的时间内密切合作,但有一点是令人惊讶的,那就是这些特定供应商他们表面上其实是竞争对手。然而,一般来说,存在一个外部威胁或者驱动会解释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考虑IBM与BEA(后来被Oracle收购)在上世纪90年代末势均力敌地竞争这一案例。竞争胜利者的奖励是Java应用服务市场的所有权,但是对Java市场的所有公司来说,微软理所当然是那个外部威胁或者驱动合作者。

我们曾经谈论除了微软以外的任何俱乐部。可以说,开源在企业中的胜利也是同样驱动的结果。Linux是一种避免微软操作系统统治的手段。供应商将推出一个二者择一的方案,客户将部分地支持它,这种方法是一种避免客户的赌注过多地被一个单一的供应商所控制的手段。

如今,威胁技术供应商的主导厂商显然是Amazon Web Services。

现在除了Amazon以外任何联盟的一个方面就是OpenStack。不管围绕OpenStack的竞争多么激烈,AWS的优势使得几乎所有其它主要的技术供应商成为一种开放的竞争。

当有一天我考虑到Brendan Burns在微软的聘用影响时,我想到另一种形式的联盟正在形成并且改变行业的分界线。Burns是Kubernetes容器集群管理项目的一个创始人。他曾经就职于谷歌,但只是从事主管Azure资源管理的产品的工作。他已经公开宣布他将继续在Kubernetes工作。通过OpenShift平台,红帽已经开始踊跃地采用Kubernetes

所以,现在微软、红帽、和谷歌云平台都在围绕Kubernetes结盟。然而乍一看,这种同床异梦的新的结盟似乎是对Docker及Docker模式崛起的一种响应——事实上,毫无疑问,对Kubernetes这种热情的增长其部分原因是受关注的驱动所引起的,这种关注的内容是Docker将拥有新的基础设施范围内更多的真实资源,我认为对这种真实资源来说,其最大的威胁是Amazon。

正如Stephen解释的那样,对开源来说最大的竞争者是Amazon。毫无疑问,亚马逊EC2容器服务正在获得更广泛的牵引。对于Docker在某种程度上的崛起,Amazon可以表现得宽宏大量一些,但其他供应商却不能。与其说Docker是AWS的一个潜在威胁,倒不如说Docker是一种技术实现细节。

这周,当Amazon宣布它将收购新兴的在线IDE,即Cloud9时,另一只鞋子也掉了。Cloud9创建了Ace(Ace是一个面向对象的工具开发包,它实现了通信软件的基本设计模式),Ace也增强了GitHub编辑器的能力。

Amazon的Serverless项目的总经理最近在serverlessconf会议中明确表示,他认为测试移动到云端宜早不宜迟。一个在线的IDE是开始这种测试移动的好工具——这是一直以来我们都期待采用的一项技术。

坦白来说, Amazon此举对Eclipse Foundation是一剂强心针,Eclipse Foundation诞生于早期的结盟,它是为了避免对IBM产生太多威胁的自上而下全是Java栈的Sun的出现。Eclipse是最初的开源IDE,但是最近开始提出一个围绕Che的非常好的故事,Che是以来源于Codeenvy的软件为基础的。code envy的故事真的非常好——与其说Codeenvy是一个在线IDE,倒不如说它是基于Web的工具可移植性平台。它管理开发环境、所有依赖、管理Docker机器和其它运行时环境。它隐藏了操作细节,除非操作者想看到这些细节。相比于本地机器,在线机器使得fork和与其他团队成员共享环境变得更简单。这一点非常酷。Code envy的贡献者包括IBM、红帽、三星、和WS02。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云本地计算基金会(the 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dation),表面上来看它是为了管理云本地开源技术而成立的,其实它也扮演着管理新联盟的角色。由于云本地计算基金会是Kubernetes的发源地,所以它将成为像Docker一样围绕开源技术展开合作与竞争的越来越重要的ABA联盟成员。

如果你喜欢看视频的话我会在这里谈论关于Brendan Burns聘用一事。

视频

披露:Amazon,Docker,Eclipse Foundation,IBM,Oracle,微软和红帽他们都是客户。

原文链接:what kubernetes and cloud9 tell us about the new industry – anyone but amazon(翻译:徐婷)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