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容器集群产品形态思考


1. 现象

  • 云计算的出现是因为用户在自己的机房里面搭建一个稳定可用、易于维护的服务端的成本(时间、金钱)太高。实际上,根据我自己在搭建一个家庭NAS的服务端软件的成本核算来看,无论是AWS和阿里云的成本还不足以小于用户自己建机房的成本,这也是公有云目前还不能代替私有云的最主要原因。安全、性能都不是真正决定用户选择公有云和私有云的主要因素。对于中小企业(淘宝电商),公有云的成本是足够低的,对于大企业(京东、银行),公有云的成本不足以抵消雇佣工程师自建的成本。
  • Docker的流行是因为打通了一个自包含的开发到运行的过程,降低了整体开发运维成本。Docker之前的容器产品没有做到这一点,仅仅关注于运行时隔离,没有打通从开发到部署整个流程
  • Kubernetes的流行是因为Docker解决的是单机的问题,而Kubernetes解决的是在一个机器集群上部署运维容器的问题。这里解决的是部署和运维,没有解决开发和测试。由于来自于Google,所以Kubernetes上跑的应用主要场景针对分布式的,自行解决有状态问题的应用。


2. 需求

在这个领域思考要避免两个误区。
  • 亨利福特:如果我最初问消费者他们想要什么,他们应该是会告诉我,‘要一匹更快的马!’——突破表象,找到客户真正的需求:“更快、更方便的到达目的地”
  • 智能手机从发明开始,其电池续航能力都不如传统手机,需要一天一充。tesla电动汽车的成本目前居高不下,无法大规模普及。——新的发明不可能全面超越旧的,必然有缺陷,只要想方法用优势抵消而非解决这个缺陷即可,不存在一个新的形态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


其实在业内对于这种需求已经有两种描述了,DCOS和Serverless。本质是一样的。
  1. 让开发者专注于业务逻辑的开发,以尽可能低的成本解决运维,部署,更新问题。这个问题的子问题是解决不同开发者之间的程序互相通信的问题,也就是微服务所要解决的问题。
  2. 需要赋予开发者足够的自由,能发挥硬件的所有功能。GAE的沙箱模式的失败说明了这一点,少阉割,多抽象,同时也证明了开发者也和其他用户一样,对语言有用户习惯,较难改变
  3. 开发者是懒惰的,这个懒惰包括了不愿意改变Linux的内部文件系统布局(Docker),希望通过shell来操作整个系统
  4. 为了满足前面3点,需要额外的硬件资源来服务开发者。这里的推论就是,在需要节省计算资源的电信基站领域和嵌入式领域,没有云容器集群的生存空间


以上的描述考虑的是开发者,如果仅仅考虑开发者,那么提供的还是更快的马(这里我使用了全文的第一个类比,所以这句话不一定成立),同时,开发者只能部分的影响企业的IT决策。现有的IaaS类产品完全可以满足搭建一些服务端程序的需求。
  • 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广义),超级应用(Killer-APP)是吸引开发者、用户、硬件生产商的主要原因。windows-office、linux-httpd/MySQL、IOS-微信、IBM大机-Oracle/DB2。
  • 超级应用的定义是,只能在这个平台上完全发挥威力、应用广泛的应用。推论:一个应用,如果在单机的Linux上跑就能解决问题,那不会成为云容器集群进步的助力,反而云容器集群为了兼容这些应用要付出额外的成本。
  • 按上面几条来思考,PaaS在这个领域,能提供的超级应用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明确的说,人工智能领域是TensorFlow。大数据领域我不知道是什么。也许还有别的,等待挖掘


3. 市场 * 种子用户

破坏性技术一开始在主流市场、主流客户上无法取得成功。破坏性技术要要构建新的价值网络和市场。所有试图取代IOE在企业服务端软件栈市场的直接进攻都会是失败的,需要找到一个能有效使用云容器集群、可以容忍其缺点的市场,并集中精力去攻占这个市场,而非妄想通过一套产品满足所有用户

特斯拉找到的市场是高端跑车市场,在这个领域,把电动车加速快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把价格贵这一劣势充分屏蔽掉,劣势转换为优势。然后从这个细分市场反攻主流市场,目前还在路上。

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寻找这些种子用户,人工智能用户,大数据用户,或许是别的领域的用户,观察(而非调查,直接问话只能得到错误的结论)他们的行为、痛点并迭代产品,这并非一两次尝试就能明确方向的,需要有资源尝试好几次。苹果在发布iPhone前,发布了Newton掌上电脑,发布了iPod,有成有败。

4. 技术

延续性技术(解决目前主流用户的主流需求的技术)并不重要(作为一个技术人员说这一点非常的讽刺)因为现在的技术已经非常好的解决了主流需求。
  • 按照主流思维,电动汽车的最重要技术是电瓶的储能能力,但实际上,特斯拉通过BMS(电池网络管理技术)使用软件的方式提升了续航和储能能力,电池,直接先买松下的18650,后面做大了再考虑建电池工厂。
  • 存储、网络,就是云计算领域的“电瓶储能能力”(这里我用了本文的第二个类比,所以,依然有可能是不成立的),传统用户看重,属性复杂,可以借力(京东用了Kubernetes + Neutron来构建网络,而非自己去实现容器网络),需要整理一个我们不需要关注的技术列表
  • 找到这种技术并不容易,苹果能做成智能手机,是因为在操作系统上有多年的投资(Mac OS X),并购买了电容屏技术,SpaceX在工业仿真的软件上能跨十个数量级尺度仿真。
  • 一个原则是,通过用户场景来寻找技术,并用最简单直接的技术来满足场景,而非创造深奥复杂技术来试图攻占市场。


5. 产品形态

目前所能看到的PaaS的优势和劣势:
6B2D7B97-EE65-400A-906C-8DF15D273A4A.png

这个列表仅仅是我的眼光观察到的部分,不一定准确,可以再修改。

需要在种子用户和市场中实践来塑造产品形态,化劣为优。

这篇文章只能提供思路去探索,无法预测未来产品的具体形态。

马化腾当年想把QQ卖掉,但后来腾讯成为互联网的龙头企业;linus把用户体验放在代码质量之上(坚守POSIX标准),这说明了一点:

在软件领域,用户的行为定义了产品的形态和边界,软件开发者能做的只有用技术探索和发现这个边界,而非代替用户来定义产品形态。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