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向Docker:微软的支持可能是容器战争的第一枪


【编者的话】2015年后在容器世界中,Docker已经不再是唯一的主角,容器的使用开始区分阵营:Red Hat和Google联合目标是让Kubernetes无需Docker即可运行容器;而另一方微软也没有坐以待毙,且看本文讲述了微软在Docker方面的进攻和努力。

和平,友爱,Docker或者Kubernertes,必须要选择其一。

可以说Docker去年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虽然开发者认可,但企业并非这样看。

那时微软拥有企业级技术、开始对开源技术炽热的爱,他可能是Docker最友善的朋友。不仅仅是微软开始靠近Docker风格的开发,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押注于Docker了。

这可能也不是一个大问题,这是对于口味老旧、更好战的微软来说就不一样了。为了拉拢Docker,微软正在针对社区标准化Kubernets推进。

当然, 微软支持Kubernetes,甚至在2016年聘请Google的Kubernetes首席工程师。然而,根据熟悉微软容器计划的人士意见,微软的真正的重点是与Docker及其数据中心服务合作

背后有微软的支持,很明显有助于Docker成功正统的容器标准,但是这也预示未来IT企业之间“Windows vs Linux”之战。容器领域也开始前途未卜。

为什么是微软在后面起决定意义?

操作系统是关键因素,这些都是目前所有企业使用计算机的最基础功能。微软就是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成立的公司,而且通过操作系统构建了数以亿计的强大商业帝国。

微软花费了数以千万美元,加上数年的时间与另一个操作系统Linux争取市场的份额。

直到2007年微软开始放弃过去用来企图减少Linux吸引力的“Get the Facts”网站。相反,微软慢慢的开始对开源竞争者张开怀抱,因为CIO领导们要求微软工作环境要很好的支持Linux,最终在其日益增长的Azure云服务上也支持Linux。

现在,尽管操作系统的命运会随着不同东西的崛起而逐渐变弱,但是这些不是没有联系的,正如RedMonk分析师Stephen O'Grady所说:容器是新的计算原子单位。在这个新的富容器世界里,不是Linux和Windows的问题,而是在生产中越来越多用来管理容器的编排引擎。

然后,从现在来看,过去微软并没有支持开源社区的标准:Kuberneters。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看一下招聘容器经理职位的工作列表,Kubernet竟然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如果我们使用LikedIn查询对专业人员的能力和对容器经理的兴趣的增长,Kubernetes与所有竞争对手相形见绌,。Stack Overflow上越来越多的问题暗示了这方面的增长,因为企业在Kubernetes投入了测试,研发,然后投入了生产。

所有这些并不奇怪,考虑到Kubernetes是唯一一个背后没有主导供应商容器管理——Google。当然,Google创建了一个独立的基金来管理Kubernetes,来确保Kubernetes对其他人(比如Red Hat)来说是安全的。

不过,Kubernetes孵化于Google,也许这就是微软最大限度的减少对它的投资,并花大量的容器资源在Docker的重大原因。顺便说一下,关于Mesos微软也提早下了赌注。Windows Server 2016是根据Docker集成构建的,并与Docker引擎一起被推出,其中Docker引擎中也内置了Kubernetes。

然而使用Docker容器的可能是微软的轻量级业务。早期Kubernetes势头很猛的,可是事实上Docker似乎正在成为既定实时上的容器标准。Ben(Docker的CEO)与我分享:随着开发者和企业加入竞争峰值的到来,会有很多容器需要管理。

据分析,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Docker的使用率已经增加了一倍。

这可不仅仅是开发者们用测试研发实例检查而已。正如ETR研究员表明的那样,首席信息官对Docker的兴趣超越了其他所有的基础设施的购买意向,在ETR分析中成为最高。

现在的问题是谁将有能力继续培养着这种兴趣和使用率?只有一个答案,也是如你所愿的Docker。CEO Ben Golub声称自推出Docker数据中心后的10个月以来,在用户和收入都有大幅度的增长。

他说Docker的“商业产品”应用于北美和欧洲的银行、制造商、零售商、医疗保健公司和政府机构的“谁是谁”。

最终企业开始扩展他们的Docker部署,需要像Docker数据中心样的工具去管理它,Golub告诉我:“现在Multithousand节点部署是很常见的,两个季度之前做小范围的试点的用户现在正在签署500,000美元到100万美元的年度订阅。”

虽然他没有分享绝对收入数据,但Golub表示加速非常显著:“在第四季度,收入增长了一倍多,我们真的已经对我们的第三季度业绩感到满意了。

即使如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作为Docker第二大贡献者的Red Hat,比Docker公司在容器上赚更多的钱。 Red Hat的OpenShift,建立在Kubernetes之上。可以让开源基础领导者和企业方便管理他们的容器。 据红帽CEO Jim Whitehurst在公司最近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已经有超过50个OpenShift交易,六个或七位数字,两个交付超过1000万美元和一个超过500万美元的成绩。

很显然,这个数字加起来大大超过了Docker公司2500万到5000万美元的产出收入。

进一步讲:在Docker容器的数量上,微软很可能比Docker公司要多。Microsoft Azure和AWS(以及Google) 大多数容器部署在公共云中, Research估计在2016年从容器供应商那里获得的7.62亿美元的绝大部分。

随着容器这个巨大的产业转向升温,每个主要的云计算和企业基础设施供应商都对容器业务流程和管理引擎感到不安。正向他们正在做的,他们也在选择站队,虽然大多数供应商在容器编排阵营持有相反的看法。

即使微软支持Docker(据说,它提出了一个4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将Docker牢牢地带入了Redmond市场),Red Hat、Google和其他一些供应商在坚定地支持Kubernetes。AWS就其本身而言,几乎没有提及Docker,尽管它支持容器,似乎对Lambda等无服务器计算服务更感兴趣。

因此,容器成为了桌上赌注。微软开始对Docker公司及其商业产品的巨大支持, 并在真实的场景中大规模的实践,即使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坚定地支持Kubernetes,这为该行业设置为另一个“Linux vs. Windows”战争。 复杂的事情,AWS似乎也很高兴支持容器,同时 - 试图超越他们到无服务器计算服务。

Lambda确实可以是计算的未来,但未来5到10年将在容器战争中将是一种遭遇。 一些人建议在这样一个和平 - 爱和Linux的开源世界中,这里有足够的共赢空间。 这些人显然没有看到不同派别之间的在Twitter上的辩论

不管Twitter 上辩论是否是在虚张声势,开源的历史表明只有一个赢家,其他都会走向末路。想想Linux中的Red Hat,数据库中的MySQL,NoSQL中的MongoDB等等。微软选择的是Docker,甚至Google、Red Hat 和其余的市场背后是Kubernetes。

原文链接:Seduced by the Docker side: Microsoft's support could be first shot fired in the Container Wars (翻译:张亚龙)

2 个评论

docker和kubernetes不在一个位面吧。
docker公司一直预谋控制容器技术的发展,后来丧失了标准的控制权,但是始终占有技术的先驱地位,并利用影响力在创造公司价值。docker公司提供的不仅仅是容器技术,还有一系列的配套编排工具,在这个角度看,其实docker确实具有一定的与k8s对抗的资本,尤其是在榜上微软这棵开始拥抱开源跟容器技术的超级大树。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