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公司更换CEO,将着重发力商业变现


Docker在2015年早期被贴上十亿美元估值的标签,那时“独角兽”是一个时下热词,风险投资家口中经常谈到的是FOMO(唯恐错过)。

当时该软件初创公司收入不到500万,但这不重要。投资者的重心在于Docker在开发者中高涨的知名度——Docker作为一套自由的、开源的工具,可以轻松用来将代码在机器间移动,并在应用推送到线上之前用来测试。

在编程团队中,Docker已经变得如此无所不在,以至于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像IBM、Oracle和Cisco这样的巨头公司发布新闻公告宣传该项技术对于他们客户的可用性。

但是要把使用转换成美元仍然是一个难题。这个任务现在转交给了行业的资深老兵Steve Singh。

在将Concur Technologies以80亿美元卖给SAP三年后,Singh将取代Ben Golub作为Docker的CEO,并帮助公司壮大以达到并且超过它的估价。

在一个CNBC.com的独家采访中,Singh说Docker处在一个跨技术领域的基本型转变的前沿。因为有了巨头公司如AmazonGoogle开放了它们的数据中心,开发者不需要再担心服务器和存储。Docker类似地通过提供虚拟容器来移动代码,在过去这本需要笨重工具和技术专长,从而消除了对于昂贵和复杂软件的需求。

“Docker所做的是让更广大的一群人来参与创新”,Singh,直到上周仍然运行着SAP包括Concur和SAP Health等七个业务部门,说“在未来的十年到十五年,我能看到爆炸式的创新出现,它足以让我们在过去40年看到的事物相形见绌。能在这个改变中扮演一个小小的角色让人兴奋”。

开源是硅谷今天的一个最热的话题。在任何名字不叫Red Hat的公司经过几个世纪的失败之后,今年我们已经看到MuleSoft的IPO,它是一个连接应用的平台,和Cloudera,它们正在将大数据分析平台Hadoop进行商业化。

在上个月由Battery Ventures发布的一个目录中,Docker是技术圈最知名的排名第五的开源项目,在Hadoop之前一位。Docker说它有接近一万的贡献者。

Singh's的雇佣对于一个像Docker这样规模的初创公司来说遵循了一个不寻常的流程 - 没有进行管理人员的搜寻。

Signh自从十二月加入董事会之后就已经成了Docker的内部人事,并且承担主席的角色。Golub一个成功的初创公司CEO,不仅仅因为没有跟上开发和打造商业产品和销售团队的步伐,也因为同时需要管理数百的新员工,需要处理伴随超高速发展而来的运营麻烦处于紧张的压力之中。

商业的伸缩

当Golub发起和Signh的交谈之前,董事会给予了完全支持。Golub仍然留在董事会中并且仍然是一个大股东。

“处在由这世界上两个到三个有能量有激情并且已经从零将商业做大到十个亿收入的人组成的宇宙中,就感觉好像做梦一样”,Perter Fenton,一个在创业投资企业Benchmark的合伙人和一个Docker董事会成员,说“让Steve同意并且达到目标线需要他深入到商业模型中”。

Signh继承了一个正在成长的商业公司,根据一个对该公司知情但是被告知因为财务情况是保密的不能具体透露的知情人士称,年收入在数千万美元。他仍然在银行中拥有来自Goldman Sachs两年前发起的的九千五百万美元的一轮融资的钱。

Uber,Paypal,Metlife和支出巨头ADP是一些大的依靠Docker来安全地移动敏感数据并且快速启动新应用的公司的代表。Singh说,公司开始在去年的早期开始销售自己的商业产品,并有约400客户。

但是Docker面临任何开源公司的常见的挑战。一个巨大的挑战是要让免费使用的用户的保持开心同时留有足够多的空间来为商业增加专用的和有利可图的特性。

104440119-17DC_012.530x298_.jpg

图:Docker创始人Solomon Hykes在DockerCon上

对于Docker来说这种平衡表演充满了颠簸。公司已经受到各种围绕着容器安全以及因为产品的不断更新让生态系统变得手足无措的非议。

例如,当去年它发布了一个Swarm service的更新用来管理容器集群的时候,很多开发者公开抱怨到它还没有准备好出现在这个黄金时段里。他们要求公司关注一些“无趣”和“稳定”的只需够用的容器技术。

本着Mark Zuckerberg的精神,Docker的创始人和CTO因为采取快速行动推陈出新出名。但是Docker不是Facebook。它是一个企业软件,其他公司依赖它来安全地移动日愈关键的信息。


我想过几年,不使用化名参与开源项目将会被认为是鲁莽的,就像开车不系安全带。 ——Solomon Hykes (@solomonstre)
Singh被委任弥补这个隔阂的任务。

“较之于已经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更加关注于前面的路”,Singh说,“我们想要合作并且确保客户拥有选择”。

没有没有办法避开竞争。容器今天一股最强的力量是一个来自Google叫做Kubernetes的技术。

Kubernetes有它自己的容器管理系统,可以和Docker容器使用。然而,有不断的忧虑称Google和AWS将会从云软件中获得最多的利润,让小公司只能废料中争夺一杯羹。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生态环境系统”,Dan Scholnick,一个Trinity Ventures的合伙人和Docker董事会成员说道,“每个人都在努力一边合作一边竞争”。

下文为Docker前CEO Ben Golub对现任CEO Steve Singh的介绍。

Docker公司最近迎来了发展历程当中的一系列重要里程碑。今年3月20日,为Docker项目自2013年PyCon大会上发布以来的四周年纪念。而4月10日,则是我个人加入Docker公司的第四个年头,四年前我与其他14位对容器技术笃信不移的伙伴们一同建立起这家卓越的企业。而4月18日,我们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场面向社区、客户及合作伙伴召开了第四届DockerCon大会。

01.jpg

13年3月20日

02.png

2013年的Docker团队成员

DockerCon大会亦成为一次重要的机遇,让我们得以回顾过去四年当中实现的种种成果与进步。Docker公司由最初的15名员工扩展至如今拥有超过330名人才。而Docker社区的技术贡献者亦由10名增长至3300多名。Docker为数百万开发人员所使用,并在数百万台服务器之上运行。截至目前,体积仅为900 k左右的docker化应用已经拥有超过130亿次下载量。Docker目前正被广泛应用于疾病治疗、飞机飞行、战场地雷威胁检测、大规模金融网络与机构技术支持、数十亿笔交易处理、支持初创企业以及振兴现有公司等领域。另外,Docker的营收规模亦迅速扩大,目前其与数以万计的中小型企业建立起可持续且令人兴奋的订阅业务,同时亦与ADP、美国国防部、通用电气、高盛、默克、大都会人寿以及Visa等超过400家G2000客户建立合作关系。另外,我们还与埃森哲、阿里巴巴、阿瓦诺德、AWS、Booz Allen、思科、谷歌、HPE、IBM、微软、甲骨文等技术厂商签订长期合作伙伴关系。这一切都为我们长远且可持续发展的业务奠定了坚实基础。
03.png

04.png

我非常荣幸能够亲身参与这段旅程,因此我个人将以激动的情绪向大家介绍即将出任Docker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的Steve Singh(原公司董事会主席)。另外,我本人也将进入董事会担任职务。尽管职能角色的变化总会存在些许不确定性,但我坚信Steve正是最适合Docker公司的领导者人选。
05.png

他是一位不可思议的人才,亦是一位出色的领导者。他拥有广泛的经验基础,包括建立并培养起全球最为成功的企业之一——Concur公司。过去二十年以来,Steve帮助Concur完成了由初创企业向上市公司的转型,成功实现由软件到SaaS的迁移,建立起世界一流的团队、客户群体与商业模式,同时让企业整体焕发出持久价值。在此之后,他又在出任SAP公司执行董事会成员的过程中表现出丰富经验,同时以SAP业务网络总裁的身份负责运行SAP旗下规模最大的云业务。我与Steve最初接触时他担任着Docker公司董事长,在此之后我们一同参与了业务过渡阶段,并在期间深刻感受到他个人那卓越甚至令人难以置信的优秀品质。事实上,很多人都相当享受在Concur公司及SAP与Steve共事的时光。(Concur公司的员工平均任期超过十二年。)Docker公司拥有长期发展并保持兴盛的技术企业的必要潜质,其同时亦将作为变革平台、技术平台乃至发展平台。除了Steve之外,我很难找到更好或者更有资格的人选领导整个Docker公司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最后,我打算用几点个人感受作为一篇文章的结尾。

06.png

我的第一份“硅谷”职位——1982年

我的硅谷“职业生涯”始于剥杏仁,而这家果园的所在位置之后成了苹果公司的总部。在此之后,我有幸加入到六家初创企业当中——并在其中三家出任CEO。其中两家公司最终成功上市(Avid与Verisign),两家被其它大型厂商所收购(Gluster与Plaxo),而其中一家则被政府官员毫不客气地关闭(这是一家位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商学院’)。但可以确定的是,Docker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要远远超越这些企业。

07.png

在我曾就职/领导的这六家初创企业当中,Docker公司坚持到了最后(当然企业徽标也最漂亮)!

不过我的每一段创业经历都值得铭记,同时也教会了我如何立足于初创企业的角度思考问题。我同时了解到,企业本身比任何个人都更加重要,而个人的生活远不止一份工作或者一家企业那么简单。最后,我意识到每家企业在发展的不同阶段都需要具备不同技能组合的领导者加以引导,而Steve正是现阶段Docker公司最为理想的人选——我相信他的出任将帮助Docker公司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巨大能量。

最后,我要表达自己的谢意。我要感谢前任公司CEO Solomon在这段旅程中给予这家企业的愿景、激情、辉煌乃至更多点点滴滴。另外,我也要感谢我们的董事会、投资者以及众多合作伙伴,特别是各位Docker客户——感谢大家对于这样一家拥有宏伟梦想及信念的企业及其团队提供的支持。另外,我也要感谢那些利用Docker实现种种创意的、富有才华的开发者,包括利用其治疗癌症、寻找类地行星乃至开发新型清洁能源。你们的努力与热情使得过去四年不仅妙趣横生,同时亦充满深远的意义。另外,我要感谢我自己的家庭,包括我的妻子、三个儿子,感谢你们在每一天、每个夜晚以及每个周末给予我的支持、爱、耐心与鼓励。

最后,我要感谢Docker公司强大的团队。我要感谢各位早期员工(包括Sam Alba、Eric Bardin、Victor Vieux、Yannis Peyret、Ken Cochrance以及Jerome Petazzoni等比我入职时间更早的老朋友),也要感谢Nick Stinemates及Michael Crosby这些帮助我加入Docker公司并持续为Docker作出贡献的朋友。另外,我也要感谢Aanand、Anil、Ben、Daniel、Diogo、Evan、Jeff Julien、Madhu、Nathan以及Patrick等愿意和我们一起建立企业并实现梦想的企业家。我还要感谢Docker高管团队中的各位杰出成员:永远热情洋溢的Roger Egan、多才多艺的Marianna Tessel、勤奋工作的Scott Johnston、乐观的客户布道者Iain Gray、有些疯狂但却创意满满的David Messina以及不可思议的Mike Gupta。我不仅要感谢你们引导我加入Docker公司,同时也要感谢大家建立起这样一支惊人的团队。再有,我也要感谢所有在困难时期不懈的坚持。感谢Faith Kinyua对我个人的指导与帮助。这里我至少还能够提到300位值得强调的团队成员,你们是我所见到的最富激情、技术水平、多样化思维且卓越的员工。你们已经完成了一个又一个振奋人心且看似不可能的目标,而随着Docker公司的不断发展,我将一直为你们的惊人表现而振臂高呼!

08.jpg

今天的Docker公司团队

原文链接:Docker appoints software veteran as CEO to turn its popularity into cash
INTRODUCING DOCKER’S NEW CEO
(翻译:钟最龙)

1 个评论

从更名moby就能看出一点苗头了。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