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帽收购完CoreOS,接下来将如何整合两家公司的Kubernetes产品?


鉴于周二宣布的一项收购协议,Kubernetes容器编排领域内两个最突出的商业品牌将合二为一。率先打开容器市场,并带来精简Linux内核概念的CoreOS,现在成了红帽的全资子公司。根据即将成为红帽高管的CoreOS CEO Alex Polvi所述,该交易已经完成,没有等待期。

Polvi说:“得益于此次收购,我们可以将两条产品线结合形成客户无法在市场上找到的一套无与伦比的机能。虽然我们的产品是竞争关系,但它们在很多方面是高度分化的。OpenShift和Tectonic看起来都是Kubernetes产品,但它们的工作方式及对客户的价值诉求完全不同。将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将产生市场上所可能拥有的终极产品。”

这是一份来自即将变成前CEO的人的雄心勃勃的声明。从技术上说,这笔交易只是私下交易的一次收购,据报道,红帽历史上有过21笔类似的交易。虽然红帽通常不会公布其收购价值,但这笔CoreOS交易它给出的交易价值是2.5亿美元。该公司在2015年收购配置自动化公司Ansible首次公布协议时估值为1亿美元,不过此前有个独立调查将其估值定为1.5亿美元。

不确定的融合

红帽明确表示、同时也是急于宣布的是本次交易中浮现出来的基于Kubernetes的产品。

“我们面前有一个机会来做有意义的决定,”红帽负责OpenShift的副总Ashesh Badani以非常巧妙的措词说明Tectonic在OpenShift产品线中的位置尚未最终确定。

“我们将用几周时间而非几个月好好考虑最合理的方式。如何将这两种技术整合在一起,从而保留二者的精华部分?”Badani接着说。他说,Tectonic具有一定的商业客户份额,因此红帽在品牌整合时将尽可能保持这些客户所带来的价值。但是,他强调,OpenShift产品计划不会中断。

“给我们点时间,我们的工程师团队、产品团队、市场团队将坐在一起研究最佳的行进路线,”他说道。

难道CoreOS与红帽在签署协议前没有这样的坐谈机会?并非如此,Badani说,尽管谈判的财务部分进行得很充分,但与交易后业务相关的事项需要保密。因此,在写作本文时,Tectonic将采用的具体形式,以及它如何与红帽的OpenShift产品线并行或合并均尚无定论。

这是否意味着CoreOS大量人员,包括Polvi、CTO及联合创始人Brandon Philips以及工程师主管李响的命运都悬而未决?Badani明确表示CoreOS的开发和技术人才都将被邀请在红帽中留任,他强调说公司的员工是他心目中的重要资产。

Badani说,“这笔交易和伙伴关系的完成,依靠的是CoreOS为市场带来的大量工程人才和创新。如果我们未尽一切可能保证将Alex、Brandon以及所有其他人在内的整个工程和市场团队带入,那就是我们的责任。”他补充说,尽管头衔有待调整,他们从今天起就是该公司的正式成员。他说,产品的路线图可能需要做调整,这有助于最终决定他们的新头衔。

CoreOS的核心所在

CoreOS的Polvi列出了他认为有别市场其他产品的独特的公司产品,并希望将他们整合到红帽产品线中。Quay(几乎没人读成“key”)私有容器注册中心是他希望能生存并发展下去的一个产品,就像etcd一样,后者是Kubernetes出现之后的事实键值仓库,也是红帽工程师的长期首选组件。

Container Linux也是Polvi提到的有可能在交易浮现出来的一个差异化产品——CoreOS的名字即来源于该产品。考虑到红帽自身是Linux操作系统的制造商,这可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Atomic Linux已经是红帽企业Linux(RHEL)一个轻量级的发行版,旨在运行于由一个完善的中央REEL核心管理的分布式主机上。

红帽周二发布的FAQ显示,部分Container Linux交付机制可能被移植到Atomic上,特别是早在2015年与红帽竞争时,Brandon Philips引以为傲的CoreOS优于Atomic的在线更新系统。红帽将此移植形容为两个操作系统之间的“和解”。 这条消息似乎在宣布Container Linux被正式收购后不久消失了。

该消息促使CoreOS Tectonic产品经理Rob Szumski通过谷歌讨论组及Twitter中提供了一些补充说明。

Szumski写道:“Container Linux一直是免费提供的,我们预计这不会改变,红帽计划继续Container Linux的开发。事实上,与将Fedora的创新技术融入红帽企业Linux类似,我们可能会看到类似更新交付机制的Container Linux创新被融入其中。”

上述陈述中的关键词是“可能”。

与此同时,根据红帽和CoreOS的说法,rkt——这个在2015年首次挑起容器界短暂大分裂的容器格式和运行时——不在谈判桌的议题中。在去年被捐赠给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后,rkt仍然可能会出现在一些客户驱动的实现中,不过Polvi告诉我们,他期望rkt能够根据自己的长处找到价值所在。

根据Polvi和Badani的说法,收购讨论中也未提及Docker或Docker Inc。

Badani说:“我们将持续接受开源社区中的每个合作机会。在竞争方面,我们并没有真正看到太多Docker的表现。过去几个月,随着亚马逊和微软Azure的加入,Kubernetes的市场势头非常明显。Docker最近才开始在这方面进行投入,因此还未展现出足够的竞争力。他们的Swarm编排技术不像他们所希望那么有竞争力,这就是他们也要投资Kubernetes的原因。我真的不担心他们。”

Polvi说:“CoreOS主要销售产品给那些想要使用Kubernetes的公司。目前企业用户能在市场上找到的Kubernetes产品实际上只有两种:Tectonic和OpenShift。Docker宣布了一款Kubernetes产品,现在已有一个Alpha或Beta产品,但是并没有准备就绪的企业销售团队。也许将来会发生变化,但客户现在需要Kubernetes。”

Docker在1月18日发布了Docker Enterprise的Beta版Kubernetes集成。

寻找Kubernetes市场

根据Polvi的算法,市面上将只有单一一个企业Kubernetes供应商。Kublr可能会对此感到震惊,但至少在这位前CEO的头脑中,他的产品与Red Hat的结合必将胜出。

不过这块蛋糕到底有多大?在去年秋天的一项调查中,CNCF请企业选择他们在生产中所使用的编排器,约6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使用了通用的Kubernetes,而OpenShift仅占总数的12%,Tectonic仅占4%。
01.jpg

当问题限定在占比23%、部署超过1000个容器的受访者子集时,OpenShift在该子集中的份额增长至17%。但Tectonic的份额减少了一半,而通用Kubernetes获得了3分。

所以也许这次收购可能会在Kubernetes市场有所作为,只是其市场本身在总体生态系统中占比不足三分之一。又或者,正如IT分析师Kurt Marko所认为的那样,这里面有市场的想法可能是一种幻觉。

Marko在写给The New Stack的报告中写道,“Kubernetes是集群管理/工作负载编排的事实标准。包括红帽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主宰这个市场,因为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它只是一个功能。”

Marko继续写道:“我真的不认为多数企业客户(比如经理、高管,而非开发人员)会考虑他们所运行的Linux发行版等细节。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能够可靠安全地运行应用程序、能够提供良好的性能,并得到定期更新和问题响应支持的东西。如果CoreOS在容器方面工作更好,那很好,如果它捆绑在一个包含了Kubernetes、注册中心和虚拟网络结构(Contiv等)的容器平台中,那更好。”

Marko在红帽的产品线中确实看到了适合Container Linux的位置,特别是Tectonic作为OpenShift PaaS的基础架构平台。但是,这种天作之合现在几乎每周都会出现,有时甚至不需要并购或收购,思科上周就公布了自己的思科容器平台,这又是一个品牌化的Kubernetes服务。”

Marko写道:“我认为真正的‘战斗’将是赢取希望使用混合容器架构的用户,这种架构将内部部署和公共云容器服务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在这一点上,红帽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特别是考虑到谷歌/VMware和谷歌/思科的合作关系。”

因此,虽然这笔交易明显改变了开发者心目中Kubernetes的战场,并可能进一步边缘化Docker,但实际上可能不是那种用于表征软件平台成熟度的“市场整合”。更像是服务器市场一个主要选手找了个途径来利用一个产品的成功之处,如果这个产品从一开始就是商业化、专有化的,即使是一个金矿……没有人会听说它。

原文链接:Docker Who? By Acquiring CoreOS, Red Hat Aims to Be the Kubernetes Company(翻译:梁晓勇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