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ernetes社区是否应该害怕AWS?


【编者的话】Krish是Medium的专栏作家,在最近的系列文章中,他提出了一个观点“Kubernetes是事实上的领导者,但Kubernetes社区应该对AWS感到害怕”,他是根据有关Kubernetes部署实例的公开的可用信息提出了此观点的,虽然这只是Kubernetes部署的一个子集(那些端口向互联网开放的部署),但它清楚地表明了Krish在之前的文章中强调的趋势。 正如预期的那样,Krish从Kubernetes社区获得了强烈的反对意见,在本系列文章中,Krish详细解释了为什么Kubernetes社区应该害怕AWS。

任何关注技术行业的人都知道开源软件正在推动技术平台的发展,虽然我们拥有开源软件贡献者方面的数据,但缺少这些平台的部署方面的数据,因为下载数量不是部署的度量指标。通过扫描开放端口,我们核对了四种常用的开源软件平台,也就是Kubernetes、OpenStack、CloudStack和CloudFoundry的趋势。

考虑到这仅仅是各种部署中留下的开放端口列表,以及企业内部的开发和测试环境可能无法被外部扫描的事实,但我们仍然可以安全地推断出以下结论:
  • Kubernetes在上述四个开源软件平台中取得了巨大成功,并且它是容器编排的行业标准(包括一些抽象平台内的编排工具)。
  • AWS拥有最多数量的Kubernetes部署(与其他云供应商相比,数量级更大),这解释了AWS对CNCF的兴趣。 也是对Kubernetes社区的一个警告信号,因为通过AWS Fargate(以及对于Kubernetes的未来支持),他们可以轻松地将这些客户转换为AWS的服务客户,从而使Kubernetes与其客户无关。


以下是显示上述两种趋势的端口扫描数据:
1.png


2.png


3.png


4.png

对于声称AWS Fargate会吞噬Kubernetes的市场占有率的观点,我认为还为时过早,但作为经过训练的可以深入洞察模式的一员,我真的可以看到在未来会发生这种情况。 如果您是一位在AWS上部署Kubernetes的用户,那么如果有一个简单的入口,您是否会试图迁移到AWS Fargate? 我很想听听你的想法。

下面我具体解释为什么Kubernetes社区应该害怕AWS。
5.png

自从早期的云计算时代以来,我一直在反对AWS的垄断,但AWS一直在大幅领先竞争对手。 在最近一次AWS re:Invent期间,我意识到了有很多企业愿意全力配合AWS。 如果确实如此的话,AWS的领先地位将在未来十年进一步增强。 而且,AWS托管了最多的Kubernetes部署实例并不是什么秘密,我在前几篇文章中展示的数据证实了这一趋势。 在理想的世界里,这应该是好的,并且是Kubernetes成功的明确迹象。

在AWS re:Invent 2017期间,就在AWS发布Fargate和可管理的Kubernetes服务(EKS)之后,我与大型企业的高级IT经理进行了对话,其中包括一些“我们会经常听到”的知名品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顶层的EC2上运行他们自己的Kubernetes管理集群,几乎其中每一个人都表示,他们将从DIY Kubernetes迁移到AWS提供的EKS,因为EKS既具有生产力又具有经济意义。他们还表示,一旦Fargate成为EKS之上的抽象层(无论是在Fargate品牌下还是作为新服务的上层抽象),他们都会接受它,因为Fargate消除了运维摩擦并使得容器集群可以无缝运行(脱离了对Kubernetes的依赖)。Fargate让Kubernetes在其容器集群管理中处于细枝末节的地位,AWS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轻松地进入ECS?请记住,与专家的期望相反,ECS正在成长,AWS正在继续投资该服务。在不久的将来,容器集群的用户不会在乎他们使用的是否是Kubernetes或者是某些AWS抽象层,因为这是实现容器服务的有效方式。在理想的世界里,这也很好,它只是表明AWS关心他们的客户。

但是

Kubernetes是Google发布的一个开源项目,但是也从Red Hat和其他供应商(包括初创公司)那里获得了巨大的贡献,社区正在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下运营。 AWS也以会员身份加入了CNCF,全世界都会为Kubernetes的最终成功感到高兴。我长期以来一直批评缺乏来自AWS的开源软件代码,但像Matt Asay这样的专家一直批评我的评估(请参阅本TNS播客,其中有我和Matt Asay讨论的这个话题以及与AWS和Kubernetes相关的其他话题)。

AWS的立场(Andy Jassy几次强调)是对开源的贡献并不重要,但给开源软件用户一个无缝的用户体验更重要。这是AWS从一开始就有的理念,直到今天仍在继续。是的,他们聘请了Adrian Cockcroft,并且他组建了一支豪华的明星团队在AWS内部和外部倡导开源软件。但重要的是代码贡献量,我们尚未看到来自AWS的重大贡献。即使他们对Linux内核有一些贡献,也是一些对他们的服务有帮助的补丁。在最近的Kubecon上,Adrian关于Kubernetes的公告也是围绕Kubernetes在AWS上无缝工作的消息,但我还没有看到AWS在这些大型开源软件社区中担任开源领导的角色。

让我在这里澄清一下,开源软件不是慈善机构,也不会有用户从开源软件获得回馈,但是开源软件的总体指导原则之一是“相互关爱,共享生命”。 AWS在这里没有任何法律和道义上的错误。他们的“优化理念”帮助他们在零售和AWS方面取得了成功,在法律上和道德层面上也没有问题。但是他们对开源软件贡献方面缺位违背了开源软件社区的指导原则。所有由不同供应商付出薪资的工程师的辛勤工作应该受到代码贡献互惠的尊重。 “我们使得开源软件可以无缝使用”的口头禅不是对这些跨越各公司、种族、性别、国家等工程师表示感谢的正确方式。任何供应商感恩开源软件社区的唯一方式是贡献有价值的代码。贡献代码是对开源社区供应商来说很重要的唯一硬通货(就供应商受益于开源软件而言)。

现在的考虑

AWS是云计算领域失控的领导者,他们也是Kubernetes部署数量的失控者。 他们正在创建一项服务,该服务将消除集群管理的痛苦,并将其与被管理的Kubernetes服务集成。

Kubernetes社区会出现什么问题? 大家考虑一下。

我还记得Xen fanbois过去是如何吹嘘AWS使用Xen进行云服务的,但最后我听说,Citrix没有成为云计算领域的一员。 Kubernetes会成为另一个Xen吗? 这是Kubernetes社区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我预计下周初发布的该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中,我将谈论它对终端用户的影响。

参考文章:


翻译:胡震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