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器是5G网络的必选项


Telenor & Metaswitch在周一发布了一个白皮书, 在白皮书里面他们的结论是容器代表了构建和扩展5G网络的唯一可行路径。 这个结论基于一个POC(概念验证)和在挪威的一次远程会议做的实现了Voice-over-LTE的试验。

白皮书也认为在电信领域容器技术还不成熟,挑战依然存在,包括编排的复杂性和安全的担忧等。 但是容器能够提供的快速部署,高密度,高效扩展这些特点超越了这些挑战。

Telenor ASA(NASADAQ: TELN)的高级研究科学家Pal Gronsund 在一次采访中做了如下表述。

“容器,它们占用的空间很小,你不需要跟之前一样多的资源。所以如果你用容器,你会得到更高密度的VNF(网络功能虚拟化)。 我也认为容器的可移植性可以让我们方便地迁移它, 这点非常重要。”

当今移动通信领域的大部分NFV已经通过虚拟机实现了,Gronsund说这个过程已经实现了比虚拟化之前更快的部署:“VMs也对5G非常重要,但是使用容器可以实现很多虚拟机不容易做的事情。”

容器的本质是创建一个软件包,打包它运行需要的所有软件,包括代码,运行时,系统工具和库。这样软件在不同的操作环境中就可以始终以同一套方式执行,从而实现可移植性。容器也不需要一个hypervisor或者它们自己的外部操作系统,Gronsund提到。

Telenor的POC集成了多家供应商的技术,包括AltiostarAffirmed Networks Inc.Openet Telecom Ltd.Red Hat Inc.(NYSE: RHT) 以及容器化的Metaswitch Networks的虚拟IMS, IMS部署在Red Hat OpenShift容器平台上。平台提供了容器编排,自动化构建的工具,以及跨公有,私有,混合基础设施的应用交付部署工具。见下图:
946.jpg

容器化的方式意味着IMS核心的微服务都部署到的独立的容器中,包括SIP路由微服务,HSS代理微服务,多个数据库和一个开源的分布式配置服务。

POC是在Norwegian节上做的,当时是在一片荒地,移动信号覆盖很弱,POC实现了一个VOLTE的真实验证。根据白皮书,开始时信号太弱无法拨打手机,Telenor用了一个预先准备好的脚本驱动Red Hat OpenShift Container Platform引擎在不到四分钟的时间里面启动了一个IMS核心所需要的所有VNFis, 而在通常安装配置一个IMS核心需要数月甚至更多。

白皮书提到“尽管还在开发阶段,而且还需要进行更多测试,但这已经展现了在很多方面多个量级的提高。VNFis被设计为不需要通过特定的顺序来创建。如果跨VNFis之间有依赖而在它们启动的时候还无法成功,那么会在一个延迟之后自动重试。”

Gronsund提到, 在5G的领域里面,可能有基于特定服务的需求来做VM和容器的选择和平衡。

“我们正深入研究5G和它将支撑的服务类型。有些服务使用的少,但是需要的时候你需要它特别快。 你需要有VM一直运行,而不是坐着等待服务被调用。 当一个用户的会话进入时,你可以快速高效的拉起一个容器来服务这个客户。在5G里面我们会看到很多这样的场景。”

他承认容器技术必须在电信领域更加成熟,因为它们有企业级的需求,特别是容器编排。但是也相信类似于Kubernetes这样当今主流的容器编排工具需要进化来支持电信所需要的大量容器部署的复杂性要求。

白皮书也列出了其它的一些关注点,包括运行在容器中的性能影响,隔离和安全方面的问题带来的可靠性挑战等。

有一个期待的事情是Kubernetes里面电信领域相关的工作已经开始进行了,这跟OpenStack一样。Telnenor接下来的任务之一就是研究容器编排如何适应到它总体的端到端的编排流程中,Kubernetes在这方面将会发挥作用, Gronsund说到。

Metaswitch也在这里领域努力,希望创造比一个微服务平台或者一组工具更多的东西,公司的营销副总裁Steve Gleave这么说。

“我们已经完成但是还没有广泛宣传的一个工作是微服务,插件和平台下面的一层。从工程的角度看我们已经构建了一个微服务的开发工具链和微服务运行的平台,与Netflix运行在AWS类似,通过它来管理所有的服务。我们看见运行在容器里面的微服务需要特定的一些服务的需求, 所有我们有一个内部的项目开发一个平台给Metaswitch和其它的微服务使用。”

Gronsund说,在移动通信领域的商业性容器部署将会依赖于解决类似编排这样的核心问题,他认为最早在2019就可能会发生。

原文链接:Telenor: Containers Essential to 5G(翻译:姚洪)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