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Study: 技术和商业的结合点在哪里?


如果要制作过去两三年里最火爆的企业级产品创业公司名单,里面一定少不了一家叫做Docker的公司。先别管Docker是做什么的,只要记住这是这几年企业级IT产品里最重要的热点技术,有一半的大型企业已经在使用这种技术。前几天,Docker公司办了个叫做DockerCon的大会,请了大概所有的业界大咖,还顺便拜了演示之神:The Demo Gods.

1.png

(字幕:向演示大神们献祭——我们的演示是现场版的,为了确保完美交付,我们向演示之神献祭)

演示出丑是每家公司可能都会遇到的(嗯,包括苹果),但像Docker公司这样惨的可能就不多了。这得从2015年的DockerCon 说起,话说有位倒霉蛋登场了:

2.png


他要演示一个十分基础的功能(类似于鼠标双击打开一个应用这种),结果一个错接着另外一个错...

3.png


还好有后招,现场不行,咱们放视频吧:
21.png


连提前准备好的视频都放不出来…

虽然演示水平不怎么样,但Docker实际上是一家很有真材实料的公司。

5.png


2017年统计数据:Docker生态体系上,新增了100万开发者、100万新增基于Docker应用、以及每两周10亿次的应用下载量。

另外根据< RightScale 2018 State of the Cloud report> 的说法,有近一半的行业用户在采用Docker技术——虽然国内这一比例可能低些,但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几乎大型企业的信息化部门都在关注基于Docker的容器技术。

虽然,Docker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技术上的成功。

但是,技术上的领先和商业上的成功,有时候有不可逾越的天堑。


“创业不挣钱,都是耍流氓!”
8.png


今年年初,Docker公司又从投资方处输血7500万美金,加上此前各轮,累计融资已达 2.5亿美金。伴随着此轮融资成功的,却是公司的精神领袖CTO Solomon Hykes大神黯然离场。

那么Docker公司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是市场容量不够吗?

并不见得。

存储之王EMC公司孵化的Pivotal今年获得了上市,和开源之王红帽一起借助Docker的容器技术大发其财。实际上,红帽两百多亿美元的市值是依托于Docker容器的OpenShift支撑起来的,但这一切都和Docker公司的利益毫无关系。

面对巨大的中国市场,红帽等外企已经开始主动出击打客户了,但Docker还毫无存在感。

Docker公司在祭拜“演示之神”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再拜一拜“业务之神——Business Gods”?

更糟糕的是,技术曾经领先过的Docker公司,其技术影响力在快速削弱。

一方面行业协会CNCF搞的OCI已经定义了容器标准技术规范,连Docker本身也要遵循。那理论上来说,容器引擎替换技术就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了;另外一方面,谷歌开源出来的Kubernetes技术成了事实上容器云管理标准,这又对Docker技术形成了降维打击:当人人在玩Kubernetes容器云的时候,更底层的容器引擎是否叫Docker谁还会关心?

面对这种态势,Docker公司必须先要解除技术上的围猎,寻求新的制高点。只有这样,业务的爆发才能有所预期。

从今年DockerCon上来看,我把Docker公司揭秘的技术战略路线归为三个方面。

一、Docker Desktop —— 为开发者提供更贴身的服务,让软件开发更容易

二、微软合作——对Windows平台容器提供同等支持

三、多云交付——帮用户解除对单一云供应商的锁定

多云方案是DockerCon 2018 Keynotes的压轴桥段。虽然还是很初级,但能看出Docker的技术野心,虽然在单一集群内我干不过Kubernetes,但我可以将战略提高一个维度:同时管理多云、多个集群的容器环境,集群可以是Kubernetes也可以是swarm;操作系统可以是各种Linux发行版也可以是Windows Server 2016。

不得不说这是一招妙棋,因为多云是刚需且并不遥远。

在上个月举办的 2018年 ThoughtWorks 技术雷达峰会上,PolyCloud (多云)是个很重要的技术话题。


组织们越来越习惯POLYCLOUD策略,不再把所有业务全“押在”一个服务供应商身上,他们会根据自己的策略,把不同种类的业务分配给不同的供应商。其中一些组织采用了最佳的解决方案,比方说:把标准服务部署在AWS上,把机器学习和面向数据的应用部署在Google,微软
Windows应用则部署在Azure上。


对于部分组织而言,这是一个关乎文化和商业的抉择。比如,零售行业往往不愿意把数据放在Amazon,他们会根据数据的不同分配给不同的供应商。“云不可知论”策略追求的是跨供应商的可移植性,这个代价很大,并且会导致为迎合所有要求刻意而为的决策。与之不同,Polycloud
策略更加注重选择每个供应商所提供的最好服务。


——摘自 ThoughtWorks 技术雷达 VOL.18
11.png


上图是Docker公司给出的统计数据:

大约有85%的企业采用多云方案,其中公有云+私有云的混合云方案占比58%;多套公有云方案占比20%。

我的判断是,只要具备成熟的多云技术和产品,多套公有云方案就会越来越多被企业所采用。毕竟在今天多公有云环境下应用的交付和管理依旧是个难题

也许有朋友认为多云即是Docker公司的救命稻草,其实Docker Desktop展现出来的战略意义更加重要。

无论是Docker引擎技术、Kubernetes集群管理技术、多云交付技术,这些最终都是服务于用户的。Docker公司如果能把“服务好开发人员“这一使命做到极致,我相信它很难不赚钱。

但遗憾的是,我认为Docker Desktop是个错误的方向。在开发人员桌面电脑上构建便利的开发环境和工具这有些许意义,但在“全云时代”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

这让我想起了Citrix XenClient 产品的失败——云上的XenDesktop业务搞得精致就好了吧,为啥还要想着把虚拟桌面推送到客户端呢?

最后一点,Docker公司未来是喜是忧,作为吃瓜群众大家不必过分焦虑。

Docker公司倒了,Docker技术还在,这是开源魅力。

Docker技术没了,Docker所启发的思想还在,这是科技文明。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