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Web3?读这篇就够了


作为描述实现去中心化共识的新型协议,Web3 自 2014 年出现以来,已逐渐成为公链生态、应用程序甚至设计理念的代名词。与其他新概念一样,对于“什么是 Web3?”这个问题,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新术语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陌生,因此在这篇博文中,我们分9部分来介绍 Web3,同时配合一些实际的案例,以便大家在实践中更好地理解它们。

1. Web3 是去中心化网络的新兴名词

自 2015 年以来,ConsenSys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oseph Lubin 一直在通过演讲写作及资助团队的方式来构建 Web3 和去中心化网络。Web3 哲学是指导 ConsenSys 所有早期投资和项目的试金石。MetaMask 是当下个人用户访问以太坊区块链的主要方式,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兼容以太坊的网络。这是一种在手机或电脑上安全地生成公钥的方法,但它使用的是网络交互的新准则——只有你可以访问你的帐户和数据,并且可以选择哪些内容可以共享,哪些数据保持私密。也有人将 MetaMask 比作是加密版的 consent manager。

当我们提到去中心化网络时,除了去中心化货币和身份之外,我们还会提及相关技术栈的其他部分。比如对于文件持久化存储(如 IPFS 和 Arweave)、去中心化存储(Golem、W3BCloud 等)和去中心化数据(图形协议)来说,去中心化存储正在成为去中心化网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现在,Web3 是 a16z 和其他大型风险投资公司热衷的方向,这也意味着在 Twitter 上有很多人在嘲笑、讽刺甚至混淆视听。Web3 在公共互联网讨论中占据一席之地只是时间问题,届时,这些小丑可能又会回来充当布道师。

2. Web1 是只读的,Web2 是可读写的,Web3 可读写+拥有信息

当我问一个 Web3 开发者同事,他会如何解释 Web3 时,他给出的简短回答是: Web1 是只读的,Web2 是读写的,Web3 是读-写-拥有。Web 的初始版本是建立在开源协议之上的,例如 TCP、IP、SMTP,当然还有 HTTP。协议是作为多台计算机允许相互通讯的一种标准方式。这些基础协议管理着互联网上的信息和消息流,如果你想基于这些协议的规则构建应用程序或服务,是无需付费的。

Web2 是使用互联网免费且开源的协议构建出的二代产物。与静态的、只读的 Web1 网站相比,Web2 带来的重大转变是,个人用户可以向互联网中发布内容。最初在 Digg 留言板上的点赞演变成了微博以及现如今超过 20 亿用户的 Facebook。另外一个微妙的变化是,用户无需自己维护服务器来保障自己的网站正常运转,Web2 公司承担了相关的成本。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创建了一座用户数据、行为及活动的信息孤岛,以此来构建出了极具广告价值的社交图谱。Web2 时代,个人用户就是产品。

Web3 的所有权是指平台的构建者、运营商和用户拥有他们所使用东西的一部分。最早期的案例是比特币和以太坊:作为更新账本和保持其他参与者诚实的回报,他们会获得 BTC 或 ETH 的奖励,通过这种方式来保障网络的安全。在以太坊和其他智能合约区块链上,基于 Token 的网络甚至引入了新的所有权模型,这些模型不同于合作经营或股东股权模型。举个例子,在提供了譬如为交易提供流动性的服务之后,所有权可以通过代币的形式发放。发放的代币也可以用于治理未来网络的所发生的变化。Web3 更宏伟的愿景是,任何网络的参与者都能够拥有他们每天使用的产品和服务。
1.png

3. Web3 是互联网的货币层

互联网最伟大的创新之一是让信息在全球范围内可随时访问、费用亲民、可随意复制并且种类丰富。但这些属性是与价值对立的,无论是金钱还是财产的定义,都是稀缺且难以获得的。比特币是第一个将稀缺性引入互联网的协议,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早期困扰数字货币的“双花”问题。双花问题是指你可以重复使用同一笔数字货币并在两个或多个地方同时消费。在主流金融世界中,银行、信用卡公司和支付公司会自行验证每笔交易,最大程度地降低发生双花的风险。使用去中心化加密货币,矿工或验证节点可以确保账户不会发生双花。这具有深远意义,因为验证不再依赖于受信任的中心化方。通过互联网连接,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点对点网络并监管账本。社会共识可以防止任何对交易的恶意撤销和修改。

稀缺性的另一个特征是是否同质化。同质化意味着你可以用一个单位替换另一个单位,但价值是一样的。例如,1 ETH 的价值就是 1 ETH。非同质化意味着唯一。NFT 赋予用户拥有物品的能力,这些物品可以是艺术品、照片、音乐、文本、游戏对象、凭证、治理权限、访问通行证。如果我可以右键单击图像并将其保存到我的桌面,NFT 怎么会稀缺呢?从根本上说,重要的是区块链保留了从一个帐户到另一个帐户的所有权记录。它允许艺术家或公司建立“原创”,就像区块链解决的基本问题一样,防止另一个人声称是其所有者或“双花”。许多人对 NFT 作为证明数字来源的一种方式感到兴奋,原因之一是由于它们是以太坊代币(NFT 现在也可以在其他智能合约区块链上使用),它们可以与 Web3 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相互操作。它们可以分成更小的部分,以便多人拥有它们;用作其他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的抵押品;包括永久特许权使用费;甚至可以作为互联网上的身份基础。

4. Web3 是互联网的身份层

早期互联网协议中最大的遗漏之一是没有公共且开源的身份层。以致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 Web2 平台将该层垄断为闭源应用程序。Web3 的立场是,你应该在网上拥有自己的身份,并且只有在你想要公开身份时,选择部分去公开。在实际应用中,以太坊上的身份是非常基本的,可以将其视为一个允许关联的容器。政府可以证明你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点,而无需了解你的数字身份中未经授权的部分。你的身份可以包括交易历史,金融服务可以查询这些交易而无需你提供出生地点。此外,你在社交网络上的数字身份也可以移植到其他网络。

在当下的实际应用中,与 Web3 中的通用身份层最接近是以太坊域名服务(ENS)。使用 ENS,你可以购买一个唯一域名(例如 jamesbeck.eth)作为 ERC-721 的 NFT,它指向一个以太坊地址。ENS 创建了具有可读性的以太坊地址,它也可以被用作空投 NFT、与人炫耀代币或 NFT 藏品的便捷方式,同时也可以帮你了解到谁在投票给 DAO 治理的提案。彰显你很“懂” Web3 会让人更具吸引力,这也许就是 Paris Hilton,Shaq 和其他名人在 Twitter 上使用 .eth 用户名的原因。不过,和早期的互联网协议一样,ENS 没有早期投资者,而且协议本身是去中心化的,并且是基于开放标准的。

3Box Labs 的其他服务(例如 IDX 和 Self.ID)允许你连接你的钱包并管理你的数字身份。你可以关联你的以太坊地址、现有的社交媒体以及其他标识身份的信息。与 ENS 一样,其更大的愿景是用户在新的服务和平台注册时,可以自动地从他们的个人身份中选择共享哪些数据和信息。目前,大部分用户还是在 Web3 场景中使用区块链的数字身份——将以太坊地址与社交媒体资料关联——但 Web3 的长期目标是让真实世界的身份,如政府承认的 ID,也可以在链上得到证明。

5. Web3 是对社交网络不仅未能保护我们的数据安全,还通过售卖数据来牟利的反击

Facebook 拥有你在社交图谱上的大部分数据,即使你终止使用其服务,数据仍然存在 Meta 的服务器上。Gavin Wood 在 2014 年提出了术语 Web3,他认为,“Web 3.0,或者也可以称为‘后斯诺登(post-Snowden)’网络,是对网络上各种事物的重新想象。但各方之间的交互使用各不相同的模型。我们认为是公开的信息,我们会发布。我们假设已经达成一致的信息,我们会放在一个共识账本上。” 2018 年的剑桥分析丑闻显示,一家试图创建选民心理档案并影响选举的公司,收集了 8700 万人的个人信息。虽然这一丑闻登上了头条,但重大数据泄露事件仍在发生,影响着数百万互联网用户,这仅仅是因为我们委托公司存储我们的数据,但当我们转移到不同的服务时却无法撤销公司对自己数据的权限。

还记得上文中我们提到,将 MetaMask 视作加密版的 consent manager 吗?Web3 应用程序设计的原则是个人将信息“推送”到可信来源,而不是应用程序从你的个人数据源中提取信息。例如,在 Web2 场景中,当你“使用 Google 登录”时,应用程序可能会提取你未授权的个人识别数据。你在网络上给不同应用程序提供数据时,是不透明的,这也是社交媒体网络能够具有主导地位的原因之一——这些信息非常有价值,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在签署平台的服务条款时就将其乖乖上交了。

Web3 是对当今互联网上用户和平台之间榨取关系的一种反击,在 Web3 中,用户总是可以选择分享什么以及保密什么。
2.png

6. Web3 是一种让艺术家和创作者不仅拥有自己的作品本身,而且还拥有平台本身的一种方式

据 DappRadar 的数据显示,似乎每个人都在 2021 年推出了 NFT,总交易量超过 230 亿美元。对于许多数字艺术家来说,NFT 是第一个可以真正全职投入艺术创作的方式。由于 NFT 是一种通用的 Token 格式,你可以通过自己部署代码或使用 NFT 市场来创作 NFT。与 Web2 的社交网络不同,你的 Token 可以在某个服务上购买,并在二级市场上出售,或用于其他游戏和应用程序。换句话说,通过继承以太坊的属性,NFT 是可移植和可互操作的。

一些早期的 NFT 市场平台很快意识到他们不仅要做市场平台,还要在创作者、用户和平台本身之间建立更多的连接。SuperRare 在 2021 年发布了 $RARE 治理 Token 并创建了 SuperRare DAO,以奖励其最早期的艺术家和收藏家,并鼓励社区参与其艺术展,该公司解释说:“我们将 Spaces 视为社区驱动艺术展的未来——在 SuperRare 的品牌和技术影响下,一个由策展人、艺术家集体、画廊和社区成员组成的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同时可以培训艺术家以及进行拍卖上的合作。”

以太坊上的其他应用程序正在使用 Token 奖励哪些对网络作出贡献以及协助作出决策的用户。甚至像 Reddit 这样的 Web2 社交网络也在测试名为“社区积分”的 Token 应用,以便活跃的 subreddit 贡献者可以“拥有”社交网络的一部分。像 Uniswap 这样的 DeFi 协议则通过激励流动性提供者,为以太坊上几乎所有资产的交易双方提供资金,创造出了一种正和活力(positive-sum dynamic)。

个人用户在网络上使用的众多服务中拥有集体股份所带来的好处,可能是对 Web2 社交网络效应的最大威胁。正如斯科特·贝尔斯基(Scott Belsky)所问的那样,“如果这些企业的每个利益相关者都受到激励来共同建立、改进、营销和光顾这些品牌,那这会成为对抗大公司的竞争优势吗?”

7. Web3 是一种新的互联网赞助模式

“创作者经济”是一个互联网术语,旨在帮助创作者以新的方式获利。OnlyFans、Twitch 及其他平台承诺用户可以自由地、直接地从粉丝那里赚钱,而不是依赖广告投放、流量变现的盈利模式。然而,与 Web3 网络不同,创作者可能会随时被封禁,并且创作者并不拥有他们自己分享的内容。

对于作家和记者来说,在过去一年中,通过 Substack、Ghost 和 Lede 等平台,直接从读者那里获得收入的态势进一步向好。然而,这些都不能让作家通过所有权与他们的粉丝建立直接的关系。Web3 博客网站 Mirror 允许用户将自己的作品作为 NFT 出售,并通过“众筹”重新定义作家和赞助人模式。众筹功能允许赞助人存入 ETH 来赞助一个想法,以换取代表赞助证明的 Token,并可进一步获得 DAO 的入场券或着未来从出版物中获取收益。该 Token 既具有实用性,也可以表明你对某个想法或作家的早期支持,并且随着越来越多同道中人支持众筹,它的价值会更高。正如通过 Mirror 资助 Dirt.xyz 的《纽约客》特约撰稿人 Kyle Chayka 所说,“订阅对于许多形式的媒体来说无疑是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但它不一定适合所有形式的内容或实验作品,对收藏家和顾客来说,这种模式是非常适合的。NFT 可以为收藏家和赞助人的关系提供支持,Mirror 支持的各种 Token 亦适用,例如 $ESSAY 或 Emily Segal 的 $NOVEL。我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博客、系列文章和智库由 Token 和 NFT 赞助,而不仅仅是读者购买和订阅付款,这样的话,创作者和赞助人可以共享收益。”

将同质化或非同质化的 Token 作为赞助者-艺术家关系的一部分,艺术家们就可以与他们最早的支持者有了直接的联系——通过邮件列表、入口通行证和支付系统中的以太坊地址或 ENS 域名,艺术家们可以在各个平台与粉丝互动。

8. Web3 让建立合作所有权和治理结构变得容易

如果你在 2021 年加入了任何 DAO,你可能出于各种原因加入了 Telegram 或 Discord 群组,同一群互联网陌生人一起:对 DeFi 治理提案进行投票;决定资助哪个项目;访问 Erykah Badu 音乐会;加入艺术家和开发商的驻留计划;集体购买武当派2015年专辑《少林往事》的唯一副本;甚至联手购买一份美国宪法。

DAO 或着“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一个社区主导的实体,它使用以太坊智能合约来建立基本规则并执行达成共识的决策。以太坊中一些最大和最早的 DAO 管理着不断增长的去中心化金融协议的金库。目前,前 20 名 DAO 中持有价值近 105 亿美元的数字资产。

DAO 不仅限于 DeFi。像 Bankless 这样的媒体组织及 Gitcoin 这样的公共资助实体都利用 DAO 来协调、治理和管理他们的财务。现在 Web3 中有超过 130 万 DAO 代币持有者。一位《纽约时报》记者打趣道,DAO 是“带有银行账户的聊天室”。但 Web3 不可否认的魔力在于,志趣相投的无领导在线团体可以快速聚集、共同集中资金并做出决策。

9. Web3 仍然没有完全去中心化

任何在一个长期沉浸在 Web3 生态的人都知道,工程师一直尝试在使用最大限度去中心化的架构、构建易于使用的应用程序和可扩展的基础架构之间作出权衡。正如 Signal 的创始人 Moxie Marlinspike 最近在他自己对 Web3 的探索中所写的那样,“web1 的前提是互联网上的每个人都将是内容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以及基础设施的生产者和消费者。我们都有自己的网络服务器和自己的网站,我们自己的邮件服务器用于我们自己的电子邮件等等,但是——我认为这一点无需再过度强调——因为这不是人们想要的。用户并不想运行自己的服务器。”

以太坊的大部分应用程序调用来自可信 API 源的数据,目前以太坊全节点的数量是 5433 个,其中 40% 目前在美国运行,当他得知这些时,他应该不会太过惊讶。这也是 MetaMask 初期的设计决策之一——不要求每个用户运行一个自托管的以太坊节点,而是连接到 Infura 来提供以太坊数据,这样开发人员就可以更专注于他们正在构建的应用程序,而不是运行网络基础设施。正如 MetaMask 创始人 Dan Finlay 所写,“这样可以让用户直接开始使用,而不会经常导致耗尽笔记本电脑的电池。它改变了现有的游戏规则,这也一定程度上证明了 Moxie 说过的:人们并不真正想要托管自己的服务器。”

无论是使用 W3BCloud 等去中心化数据中心,还是将轻客户端引入 Eth2 的实现,并不代表以太坊和 Web3 社区仍在考虑如何在各个层面上减少信任。虽然 MetaMask 默认使用 Infura,但他们始终允许用户选择自己的区块链连接,此外,使用 Snaps 时,用户可以选择钱包服务器的替代性方案。Dan Finlay 解释说,「Snap 可以帮助用户运行轻量级客户端、选用如 zk-STARK 链或新的友好型语言的运行时系统,或者也可以让用户连接到他们喜欢的中心化服务。

以太坊社区有很多团队致力于改善去中心化,但对于一些更新的、更中心化的加密网络的成功,用户可能不太关心。但是,我们也不能贸然断定 Web3 基础设施的现状会一成不变——尤其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体验到了完全去中心化网络的优势。

原文链接:What is Web3? Here Are Some Ways To Explain It To A Friend(翻译:李加庆)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